法兴:美股将陷入冰河时代,未来十年回报将步1990年代日本后尘

  • A+
所属分类:天下足球

原标题:法兴:美股将陷入冰河时代,未来十年回报将步1990年代日本后尘 来源:腾讯新闻

现实世界当中,凛冬已至,而在法国兴业银行全球策略师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看来,美股的凛冬恐怕也已经不远了。

现在,美股大盘持续刷新历史纪录,但是这位著名的“法兴巨熊”却警告说,漫长的“冰河时代”正在迫近美国,到时候,其特征之一就是股票和债券的回报率都极为低迷。

不必说,在今天的华尔街上,同意这种看法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许多人都更加相信,低利率环境会使得投资者别无选择,唯有将自己的资金投入股市,而估值自然只能越来越高。

比如,耶鲁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Robert Shiller)还曾经专门撰文,谈到了这番逻辑,而正是因为席勒的文章,爱德华兹才决定在几天后发布这篇研究报告,反驳其观点。

在研究报告当中,他将席勒比作是另外一名经济学大家费雪(Irving Fisher),后者曾经错误判断了1929年股市的方向。

“伴随美国股市再度攀上新高,我打有往日重现的感觉。”爱德华兹写道,“卓越的耶鲁经济学家、市场史学家席勒发布了一篇文章,论证因为债券收益率低迷,所以美股估值高企是合理的。”

“这让人不能不想到经济学家费雪(恰巧也是一位耶鲁教授),他曾经在2019年10月初预言说,‘股价似乎已经跃上了一个永恒的高原’,可是短短几周后,市场就崩盘了。”

爱德华兹解释说,席勒之所以认为利率低迷时股价就会走高,是因为他假设了其他变量都保持现状的这个大前提。问题在于,这个假设前提在当前环境内根本不可能存在。

根据爱德华兹的“冰河世纪”理论,低利率环境当中,投资者为寻求回报而投身股市,使得股价猛涨的可能性固然存在,但是股价大跌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他介绍说,自己会构想出这种理论,正是受到日本1990年代现实的启发。

“我在1996年下半年发展出了冰河世纪理论,这正是因为我目睹了日本的冰河世纪投资教训——简单来说就是,在通胀率和债券收益率都极低的情况下,股市的市盈率也可能会跌到极低的水平。”

他说,这样的情景完全可能在美国发生。

“美国历史上,债券收益率高企,股票估值低迷的周期存在过,而债券收益率低迷,股票估值也低迷的周期同样存在过……不过,具体到当前的冰河世纪环境下,显然是极低的债券收益率与极低的股票市盈率并存的概率要大得多。”他进一步指出,事实上,在日本,股票相对于政府债券的价格水平是1990年见顶,而美国是2000年,若这个指标的预测准确,就意味着美股在未来十年将可能重现1990年代日本股市的表现。

那么,这一幕为何可能成为现实呢?首先,爱德华兹对华尔街的分析师们表示怀疑,不相信他们为那些昂贵的股票所做出的过度乐观的每股盈利预期。他指出,互联网泡沫时期,这些分析师们的长期预期就曾经被证明根本靠不住。

“1990年代晚期,科技、媒体和电信,即所谓TMT股票的泡沫破灭了,同时破灭的,还有分析师们愚蠢的长期每股盈利预期。毕竟,泡沫没有了,分析师们也就不必让预期高到匪夷所思,来赋予他们奇怪的买进推荐以合理性了。”

爱德华兹补充道:“在一个低通胀和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环境当中,分析师的长期每股盈利增长预期最终总是要同步走低的,而这就将抵消掉低债券收益率造成的市盈率扩张的影响。”

再者,爱德华兹表示,由于联储持续充高资产价格的运作,投资者已经开始产生了错误的想法,误以为股票是属于低风险资产了。“由于政策制定者取得了暂时的成功,人为拉长了经济周期,投资者便渐渐开始忽略了低成交量表面之下的暗流涌动,忽略了根本现实。”

“事实就是,所谓联储对策看似总能够支持股市,于是投资者(至少美国投资者如此)错误地以为股票是低风险资产,对于他们的这种误会我完全能够理解。”爱德华兹继续写道,“只有等到衰退进入深水区,企业利润彻底崩溃,投资者才会猛然从美梦当中醒来,被迫面对比噩梦还可怕的现实。到那时,高企的估值就会迅速崩塌。”

他补充道:“不必说,在我的冰河世纪世界当中,席勒是大错特错了。在我看来,美股的估值就是一个量化宽松吹起的巨大泡沫,迟早是要破灭的。”

爱德华兹还指出,其实美股相对于世界其他市场,其表现已经异常了相当时间了。比如在欧洲,股价过去十年都持续保持低迷,而同期内,美股却在大步前进。

爱德华兹不看好美股的最后一个理由,则是来自市场表现的高度浓缩——标普500指数的涨势基本都要归功于六只股票,苹果、微软、Facebook、奈飞、Alphabet和亚马逊。

他说,除非这些股票能够持续交出强势盈利,来证明自己高估值的正当性,不然的话,投资者迟早会不愿意再花大价钱来买这么贵的股票。

“整个美股市场的领导力都掌握在越来越少的,非常昂贵的大科技股票手中,而且这势头还愈演愈烈,这与其说是祝福,还不如说是诅咒。”

“那么,美股的周期调整市盈率估值到底何时崩溃?已经笼罩其他市场的冰河世纪何时会君临美国?这关键很可能就在于FAAAMN泡沫是否会破灭,以及何时破灭。”他补充道,“如果投资者想要发现信号,席勒本人都站出来为令人目眩的美股估值做辩护,这或许就是最好的信号。这完全可能是1929年费雪时刻的翻版!”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