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女神”要回来了?刘诗诗坦言想再拍古装剧

  • A+
所属分类:体育游戏

网易娱乐12月23日报道 近日,刘诗诗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接下来想再拍个古装戏。

其实不止古装戏,作为敬业的女演员,刘诗诗前些日子完结的现代戏《亲爱的自己》也有着很大的突破。作为复出后的第一部作品,刘诗诗扮演的李思雨是一个职业精英女性,独立、干练又重感情,打破了很多人对刘诗诗的印象。

刘诗诗坦言自己当初就是被李思雨立体的人物形象所击中,“她可能会招骂,但是我喜欢这样的李思雨,至少她是真实的”。

与李思雨截然相反的是,她刚拍完的《流金岁月》中蒋南孙一角,又完全是另一番面貌。刘诗诗对比这两个角色时说:“如果李思雨特别冲动,那蒋南孙就是很理性”。

这部剧中,刘诗诗与倪妮这对“为妮写诗”组合,以“我成功,她不嫉妒,我萎靡,她不轻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理念诠释了珍贵的友情,两人从进组到官宣,都备受关注和期待。

前段时间放出预告片,更是让无数网友直呼“搞快点”。书中金句“我成功,她不嫉妒,我萎靡,她不轻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也是对于闺蜜友谊的最好诠释。

刘诗诗坦言自己从蒋南孙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她处理事情的方式,还有她的语言,很多时候会感慨,原来是可以这样来解决问题的”。

在聊到如何在两个角色中迅速切换时,她略有满足地表示:很喜欢这种感觉,会觉得很充实。

至于个中反差与挑战,在她看来,正是做演员的乐趣所在。

在采访中,刘诗诗自称:“是懒系的”,众所周知,刘诗诗的微博简介都是“懒人出没”。

在上升期宣布恋情、结婚、生子,除了作品,刘诗诗都鲜少上综艺或是打造何种人设营业。与其说她“事业心弱”,或许“把名利看得很淡”这个说法更为贴切,因为从始至终,她都按部就班朝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在行走。

芭蕾舞专业出身的她当初就想当舞蹈老师,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优越的自身条件让她在校期间就被挖去拍了《月影风荷》和《飞花如蝶》。

即便成为演员,她也安心做着小透明,在仙剑三之前,其实她已经差不多出演了九部作品。所谓相由心生,刘诗诗气质里透露出来的淡泊感以及没有攻击性同样折射到了她的角色中。

从《少年杨家将》里的罗氏女到《射雕英雄传》里的穆念慈,再到《聊斋奇女子》里的辛十四娘。初看或许并未能留下深刻印象,但她清纯恬淡的气质,总能让人沉浸其中。

遇上《步步惊心》的若曦,更是彻底把她那一股子“淡”的气质发挥了出来。若曦后期释放出的强烈悲剧色彩,与刘诗诗古典、淡雅的气质,形成强烈共振。

“刘诗诗之后,再无若曦”,这个形容的确并不夸张。

心定、话少、有自知、懂进退。她看起来柔弱的外表下,却总有股力量能捋顺那些让人感到“毛躁”的外物。

时至今日,刘诗诗整个人自身的状态也一点都没变,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拍《步步惊心》她是剧组最早起最晚收工的人;为了《女医明妃传》,她白天跟中医师傅们学习医理,晚上就回到房间背台词,经常累到抱着剧本睡着了,半夜醒来就接着背。

捆着铁球往水里跳八九次、40多度大太阳下穿冬装憋得满脸通红、拍戏累到急性胰腺炎......她都不吭声,若说拼与累,她绝不比旁人付出得少。

但刘诗诗却鲜少提及这些,即便在成为演员十六年后,她也依旧保持着那份谦逊之心。

聊到能和前辈演员有对手戏时,她直言“很开心有这样的机会,能够学到很多的东西”。

在这个如狼似虎的圈子里,不懂得争取或许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但正是如此,独树一帜的刘诗诗才越发显得可贵。即便是面对那些“不喜”和“争论”,她也早已坦然。

胡歌曾经说刘诗诗是“云在青天水在瓶”,红之前和红之后都是一样的性情,而袁弘则形容她是像特别清澈的水一样的女孩。她不是没有棱角,只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被磨平过,依旧不低头、不迎合、不谄媚、始终做自己。

倪妮曾在采访中提到,刘诗诗私下的性格就像男孩子,会直接拍拍腿说“来,坐”,大大咧咧的模样与我们印象中相去甚远。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刘诗诗的温婉不是内敛、害羞,她会搂着助理的肩蹦蹦跳跳有说有笑;

在被问到会不会偷偷潜进粉丝群时,她反问道:为什么要偷偷的,我要光明正大地进。

即便是成为母亲后,她从少女蜕变成女人,却依旧保有那一份属于自己的跳脱与活泼。

(责任编辑:江彩雯_NBJS12656)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