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时间,教培行业从“大招”到“大缩”

  • A+
所属分类:玩家论坛

教育公司正在经历一次较大规模的人员变动。

此前,根据多家媒体报道,高途集团(原跟谁学)正在进行一次大的裁员,后经官方回应证实:已经有1000多人规模的小早启蒙项目整体被砍,相关人员进行转岗或被裁。

作业帮也被爆在5月下旬暂停了辅导、销售岗位的人员招聘。更早之前,是媒体报道称VIPKID进行业务大调整,裁员涉及比例高达50%。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也被爆旗下的教育业务近几周频开高层会议,教育业务即将进行大范围架构调整,并伴随裁员。

但这些,尚只算是冰山一角。

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有不少人发文称被猿辅导K12大班课、斑马AI课临时毁约offer,入职的群也被解散。在QQ平台,他们还发起了维权群和受害者群。

但可以明确的是,这次缩招、裁员大风暴并非任何单家教育公司的个体现象,它正成为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也成了这个行业当下面临的巨大困境之一。

低幼赛道,“明星”光环不再

启蒙赛道正用两年时间从“明星赛道”走向“羊肠小道”。

在2021年教育培训监管之年里,最先落地的政策就是针对低幼学段的《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小学和幼儿园不得举办学前班。

新修订将于6月1日正式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有一个法条也对上述这点再次予以了明确: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纵观当下的启蒙赛道,尽管这些产品打的用户定位是3-8岁,但目前整个行业的用户群体基本在5岁及之前是全行业不争的事实;从课程角度出发,尽管其推出的课程并未标榜过与升小学有关,但其主要产品语文、思维、英语这三门学科到底是教授素质还是教授学科素养,无法界定。

更为重要的是,今年低幼赛道还先后疯传了两次“禁止6岁以下的学科培训”,尽管这一传言后来被相关部门辟谣,但还是使得整个赛道的参与者惴惴不安。毕竟如若按照这样的规定执行,那么启蒙赛道的产品哪怕可以界定清楚是纯素质、与学科素养无关,也意味着彻底断了“生路”。

5月27日,高途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在小早启蒙全体会议上,发表了《任何一家组织时时刻刻想的都是怎样活下来,怎样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的讲话。

陈向东提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33条,也根据小早启蒙业务目前运行的实际情况,高途决定要守法,做一家守法的好企业,不再对3—6岁的孩子去营销、售卖或者交付小早的语文产品、数学产品和英语产品。

这或许也对整个行业释放了一定的信号。毕竟在陈向东的说法里,其将小早启蒙的语文、思维、英语的课程直接界定为与小学课程有关,即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上述条令的约束。而这一举措,或许也在无形中对小早启蒙的同类型竞争产品做了学科与素质品类的界定。

而在小早之外,作为低幼启赛道明星产品的“斑马”,局面或许更为被动。

如陈向东在提到小早关停时所言,在政策之外,关停也是出于小早目前运营的实际情况。的确,在过去两年的低幼启蒙赛道,小早并没有跑出一定的规模和声量,也并没有为高途的营收占比贡献突出力量。

但斑马不同。

此前根据36氪报道,斑马的在读正价课用户在今年2月达到200万,2020年斑马AI课总营收在50亿左右,2021年收入目标为100亿。其对猿辅导大班课、猿辅导集团在行业领先地位的建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而根据2020年11月斑马媒体开放日提供的数据显示,彼时其仅课程教研研发团队规模已经有超过2000人之多。

正是因为“船大难掉头”,今天斑马在做与未来有关的决策就显得非常阵痛。

如前文所提,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不少应届生表示,其大多都已经租好了房子并做完了体检,就等6月入职斑马,结果这几天陆续都接到了offer取消或延期入职的通知,入职的群也被解散。

这或许也是应对不确定政策的无奈之举。

无疑,2019年才迎来发展黄金轨道、在过去两年频频受到资本、舆论关注及“吹捧”的低幼赛道,正迎来短暂创业史上最大的恐慌,而这次恐慌,也在造成大量的用人变动。

K12赛道,或“被迫”回归理性

当下,已逼近6月,距离暑期时间越发接近,整个行业的暑期获客动态却异常安静。

对比往年同期,此刻已然是暑期投放获客的最炙热时候,在这背后,也是储备辅导老师、承载获客的关键时刻。

根据去年行业一组数据:在暑期战正式开始之前,学而思网校储备了超1.7万辅导老师,各基地的班主任老师数量与去年年底相比增长率超300%;猿辅导储备了1.2万;作业帮也储备了1万名辅导老师。

要知道,对于大班课而言,辅导老师岗位的规模及服务质量或将直接影响到转化留存,这也是过去各家花费大量精力、财力在全国开十余个辅导老师阵地,招聘数万人辅导老师,用以承载用户服务转化的原因。

但当下,据媒体报道以及一些业内人士透露,哪怕当下正值暑期大战前夜,多家大班课却纷纷暂停了辅导老师、销售的招聘计划。一些应届生、暑期实习生的offer,都在近期大量被取消。

还有业内人士称各家的裁员规模基本都在数千乃至万人规模以上,辅导老师和销售岗将成为重灾区。

有应届生在微博平台发文:offer也发了,东西也搬了,其他offer也拒绝了,还有5天就入职了,说不要就不要了。

还有应届生表示:还有几天入职了,突然一个电话过来询问是解约还是延期入职。延期入职的时间不定。

有暑期工在微博发文称:且不说前期这么多努力,为了入职很多同期小伙伴体检、租房都安排好了,打电话一句抱歉直接了事......已发放的offer随意说不作数,也没有进行一定的经济补偿,试问是不是因为暑期实习就觉得可以随意?

对于已经入职的辅导老师岗,有员工在脉脉表示:已经入职正在培训的要N次重培,培训完的也在被各种挑毛病。

......

除了辅导老师和销售岗,在整个监管方向不明朗的大环境下,其他岗位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有K12教育公司市场岗员工透露,就在几日之前,其上级领导让他暂停了市场岗的招聘计划,不再安排面试、发放新的offer。

也有K12教育公司员工表示,其在周会上被告知业务从To C转To B,之后的方向侧重家庭素质渠道教育。公司的渠道流量组近日约谈了不少人,很多人已经离职。

在网上流传的一张高途课堂-品牌与增长部-信息流营销部发给服务商的通知中也显示:考虑教育行业政策合规及业务战略需要,高途课堂业务线将阶段性暂停各媒体信息流常规广告投放,暑期暂无广告投放计划。

陈向东在近期高途发财报时的讲话似乎也证明了这点:到目前,高途已经完全停止了信息流的投放获客。“工业化采买不再有效,在线教育正进入精细化运营的比拼。作为效率优先的公司,我们决定回归到教育本质,回归到内生性增长,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回归到盈利性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一年前,教培行业多家核心参与选手还曾发起一场接近10万用人缺口的大规模招聘,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疫情期间经济不景气的社会就业难的问题。

时过境迁,仅一年时间,教培行业就从用人“大扩招”转向了用人“大收紧”。政策的黑天鹅是一次思考的契机,每个教育培训行业的掌舵人、从业者也需要借此契机思考清楚,扎实前进的至关重要性。

(责任编辑:孙颖莹_NB19008)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