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同学阿牛

  • A+
所属分类:赛事集锦

原标题:大学同学阿牛

我和阿牛大学一个宿舍,不是同学,我新闻,他体育。毕业后,大家都忙于工作,我和阿牛也很多年未相见。

那天,我正在办公室,看到一个熟悉的壮硕身影从楼下大步跑过,我一看,哎呦,这不是阿牛吗?

我给阿牛打电话,问他怎么了?他说父亲疑似心梗,忙得都忘记我在医院了。我赶紧去急诊,阿牛父亲正躺在床上,衣服都已经脱掉,仅剩一条内裤。我之前见过阿牛父亲,是一个面色黝黑的男人,这次见到的时候,面色惨白。我问医生啥情况?心内科医生和我说,毫无疑问的心梗,现在血压都测不到,稍微等等稳定了就进导管室。

在导管室,医生让我看造影对比图,正常的心脏泵血是“刷”一声,血液就会布满整个心脏,而阿牛父亲的心脏造影图,血液一到大血管,就和被一块东西堵住一样,其他地方几乎没有血液供流。我问医生,这种情况能不能溶栓?医生说尽量吧,不一定能溶得通,现在得先保证能下了手术台。

导管室门口,我和阿牛介绍一下大致情况,正在说话,医生推门出来,说已经下了手术台了,溶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血管堵着,回病房观察吧。阿牛问医生,这是不是就安全了?医生说,这危险才刚刚开始,48小时内没问题,才叫安全。

第二天正在上班,阿牛给我打电话,让我帮他去和医生谈话,医生给他打电话,父亲病危,而自己正在谈一个业务,实在无法脱身。对于这种谈话,我们作为朋友其实是没有资格参加的,我说你妈呢?他说母亲已于前年过世,我说你妻子呢?他说妻子正在家带着三个孩子,走不开,现在是护工在照顾父亲。

阿牛的父亲,没有撑过48小时,在手术后的第二天上午,再次突发心梗,还没有拉进导管室,人就没了。阿牛是在下午的时候,才急匆匆赶来,他看到父亲的时候,父亲已经是一具失去温度的遗体。阿牛没有哭,他让医生开好死亡证明,默默地给父亲穿上寿衣,殡仪馆的车直接送火葬场。

晚上的时候,我在门诊广场遇到了阿牛,他坐在门诊广场的台阶上,身边放满了横七竖八的酒瓶,他说,人到中年怎么这么难呀,他就想最后见见父亲,可是老板不让走。为了生活,他也不敢走,可是,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上,自己还是个人吗?我看着阿牛,想起了大学的时光,那时的阿牛每天无忧无虑,游戏能玩通宵,睡觉能自然醒,我们曾经以为毕业以后会有千万条路供我们选择,最后却只有一条窄窄的、崎岖不堪的路让你来走,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王继侠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